欢迎您光临森宝美发饰品网,如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。

你上学时混黑社会的痞子同学现在都怎么样了?

作者:美发饰品
文章来源:本站

  我有一个同学,从初一开始打架,而且是打群架,他都是领头的,是学校公认的扛把子。他每天上学只有三件事,打架谈恋爱和说事。说事就是谁和谁打架了或闹矛盾了他去说和或谈判。有一次他弟弟被同学打了,他弟弟和他在一个学校。他晚上下自习后在学校门口就把打他弟弟的几个学生堵住了,上去就是一顿揍。那几个学生动都没敢动。当时学校的教导主任就在旁边站着,愣是没敢说话。就这样在初中混了三年。中考时总分考了九十多分,家里找关系上了高中。高一开始继续打,而且全是和高年级的学生打要不就是和社会上的混混打,每次都四五十人打群架。高二时不打了,却逃学到周边各县收槐树回来卖,给社会上混混跑公交。高二读完了,老师也不要他了,让他回家,还保证明年给他发毕业证。老师主要担心影响升学率。他家里又托关系做老师的工作。但谁都没有想到,高三一开学,这个同学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。开学第一个月考,有一门课竟然考了全班第一。倒数第一成了第一,当时惊掉了许多同学的眼镜。但没有一个同学怀疑他作弊,大家知道他从来不屑弄虚作假。过了一段时间,大家又一次惊掉了眼镜。原来是隔壁珍珠班的一位女同学在给他补课,不仅补课,而且两人还在恋爱,那位女同学特漂亮而且是全年级第三名,很有冲刺北大清华的实力。真是爱情的力量是极大的。我这位同学高考时考了四百分。当时整个学校都轰动了,老师激动的说是奇迹。老师后来才说,这位同学连英语26个字母都认不全,高考前让老师给他押几道作文题,还让老师替他写好,然后翻译成英文,硬是一个字母一个字母的背了下来,考试的时候也不知是不是对题,反正是一套完整的作文写上去了。其他的题大多都是填空,蒙的填。结果英语考试还得了50多分。上大学的时候填志愿,只填一个,就是建筑工程。因为我另一个同学的爹是搞房地产的,有钱。大学毕业后家里托人让进了一家央企,愣是不去,自己联系的去了房产公司。短短三五年时间,混得风生水起,自己买车买房,而且是160平的大洋房,带院子的那种,在我当初的全班同学里绝对进了前五。听其他同学说他在上大学的时候,还是不爱上课,大二开始就是外面打工,发传单卖手机,个人每月消费没下过五千。我上一次见的时候发现变化好大,也不吸烟不喝酒不打牌了,特爱读书,主要是哲学和管理及投资理财类,而且是一本书同时买三本,家里车上办公室各放一本,随时可以看,也不爱说话了。简直和上学的时候不是一个人了。而我自己从小就是好孩子好学生,211毕业,现在一个月五千大洋,和人家比简直算个屁,我甚至认为社会经验比书本知识有用的多。

  不说别人说说我老公吧,他不算是痞子也不是混黑社会的,学生时代嚣张跋扈课堂睡觉被老师吵醒直接开骂那种。 遇到事曾经集解百十号小伙子去别的村打架…三对一群的干仗,尽管惨败…打了同学被家长找上门,我婆婆属于比较娇惯他的,因为我老公早产出生差点养不活,表面上说好话其实一句话也不会骂我老公的更别提打了,那个学生家长无奈坐在门口骂,我老公也搬个凳子过去对骂[捂脸]

  还有,全家人都比较惯着他,他也是破釜沉舟想着就是这么任性,哪怕死了还有个弟弟呢。他舅舅常年在他家,更是多了一个护着他的人,别人找上门都能拿铁锨去保护我老公…[捂脸]还有好心好意给他大娘钱,反被他侄子误会,然后俩人打起来,唉。

  再说说我,从小少言寡语埋头读书,不说名列前茅吧也还说得过去。师范毕业第二年遇到他,那时候的他白白净净瘦瘦的坐他的顺风车还给我买东西,一路畅聊。结了婚才知道曾经的他那么敢耍,不过我一点不觉得他曾经的经历不好,反而觉得与我截然不同很奇妙的感觉…婚后他迅速成长成熟,为了小家努力奋斗赚钱,爱我顾我包容我。有时候想,如果早点遇到看着他那些犯浑的时光多好玩。两个经历天差地别的人走到一起,互相磨合互相爱着对方,真不赖。其实想说,不是所有学生时代坏坏的孩子长大还是贱兮兮的,都会成熟的,经历都是财富,他珍惜我也替他珍惜。[捂脸][捂脸]

  我的义兄,在初中时,凭借一己之力组建了一个社团,自己当了社团“龙头”,专门在学校收保护费,据说一个月能收10000多元

  我爸的一个好哥们,现在已经是我的义父了,年轻时义父和我爸的关系非常好,基本上是“有福同享有难同当”的把兄弟,虽然两个人都各自有了家庭,但是不影响两个人的感情,后来我出生后,我爸就让我认他好哥们做了义父,在农村认一些“干亲戚”是很常见的事。

  所以我也就认识了我的义兄,我义兄是独生子,从出生起就体弱多病,被我义父送去了武校,锻炼了2年,没想到竟然改变了我义兄的人生,后来上了小学,我和义兄基本上算是同岁,一个村委,不是同一个村。

  义兄在刚上小学时,就成了学校的“一霸”,打遍全校无敌手,可谓是小学的风云人物,因为我义兄的冲动,导致的结果是,我义父经常给他善后,赔了同学不少的医药费,义兄虽然做事雷厉风行,但是对我这个义妹却是很温柔,在学校把我保护得无微不至,我的6年小学生涯,那是过得相当太平。

  由于我义兄小学时,基本上天天都在打架,导致学习成绩很差,义兄在我们小学当时有两个“出名”,一是打架出名,二是学习成绩差的出名,还因此差一点没考上初中,最后还要感谢国家的9年义务教育,义兄这才顺利上了初中。

  因为义兄有点功夫底子,再加上自己平时勤学苦练,到了初中,义兄的身手那是更上一层楼,当时的初中已经有好几个团体了,而且都是一些初二初三的学生组建的,对于我义兄这个“新生”,人家根本没放在眼里。

  义兄坚持“人不犯我,我就主动出击的原则”,领着一群初一的新生,硬是把一些高年级的社团,修理得服服帖帖,大家可能深有体会,在十二三岁的年纪,根本不懂得什么叫做义气,只是谁厉害就跟谁,好多学生都是“墙头草”,说得好听一点就是“良禽择木而栖”,随着义兄的不断挑事,义兄的社团越来越大。

  到了初二,义兄已经是学校的带头大哥,手底下分为四个堂,每个堂口分工明确,有争夺底盘的,有收取保护费的,巅峰时期,义兄的社团大概有百十号人,当时我们学校,全校加起来有20个班级,平均算下来,每个班级至少有5位同学,效力于我的义兄。

  学校的老师更是敢怒不敢言,有一次我因为考试,考得不理想,被我们班主任给批评了几句,其实也不算批评,就是简单说了几句,应该是说的语气比较重,我都没放在心上,但是义兄安插在我们班里的“线人”,还是把这件事告诉了我的义兄。

  义兄就开始和一些校外的人联系,收取一些学校周围小摊贩的“保护费”,据说每个月都有10000多元的收入,当时在2005年前后,当时一些人的薪资都没有10000元吧,学校的老师和周围的摊贩,更是敢怒不敢言,因为我义兄在校外的社会关系也复杂,而且都是一些十三四岁的学生,下手又不知轻重,很是害怕我义兄,会在暗地里“报复”。

  所以这些大人都会选择“明哲保身”,对于我义兄的行为,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随着初中毕业,我义兄手低下的兄弟,开始天南地北的分散了,有的上了技校,有的直接辍学打工去了,义兄也没有考上高中,我义父花了不少钱,把我义兄送去了县城最差的高中,其实就是一个“小混混集中所”,里面都是各个初中的“小混混”,大多都是一些花钱进来的学生。

  入学不到一个月,我义兄又想重新组建社团,没想到强中自有强中手,那一次我表哥失手了,被人打成了重伤,在医院昏迷了1个多月,出院后就变成了瘸子,对于一个练武的人来说,变成了瘸子,就相当于自废了武功,在那个以拳脚闯天下的年代,义兄终究是被淘汰了。

  为此义兄难过了好几个月,从此“树倒猢狲散”,看到义兄成了瘸子,义兄之前的一些朋友,也慢慢的和义兄疏远了,义兄也看到了人情冷暖,世态炎凉,终于明白了自己以前所做的事,是多么的可笑,可是为时已晚,义兄想洗心革面,可是好的学校不收他,而原来的学校,又总是有人找我义兄的麻烦,不得已义兄只能辍学打工。

  义兄四肢不是很健全,因此很难找到工作,正好我义父有一个朋友是卖烧烤的,义兄于是就跟着那个人,做了烧烤学徒,后来义兄到了三十岁,由于义兄身体残疾,没有姑娘愿意嫁给他,后来义父好不容易为我义兄说了一门亲事,女方的腿也有一点瑕疵,因此两个人谁也不嫌弃谁。后来两个人就结婚了。

  前一段时间,我晚上出去办事,路过一个烧烤摊,感觉背影很是熟悉,走进一看,正是我的义兄,夫妻两个正在忙碌着,感觉生意还不错,我就和义兄还有嫂子,聊了两句,顺便吃了一点宵夜,义兄说,他们夫妻两个打算再努力几年,然后租个门面好好经营。此时的义兄已经没了年轻时的冲动,现在满眼都是我的嫂子,看得出来他们两个人那是恩爱有加。我也真诚地祝福他们,希望他们的小事业,越做越好。

  我觉得一个人,在年轻的时候有多么的“大哥”,在以后的日子里,就会有多么的“落魄”,不要老是被一些假象所蒙蔽,小时候不好好学习的人,长大会当老板,而小时候好好学习的人,长大会给老板打工。

  其实这些只是凤毛麟角,而且这种逆袭的例子属于奇闻,某个地方出了这种人物,很容易被人们大肆宣扬,久而久之就成了,一些小混混的自我心里安慰。

 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,比如你考上了清华北大,那么你的校友也都是清华北大的,到时候随便一个校友拉你一把,你就会有意向不到的收获。

  

你上学时混黑社会的痞子同学现在都怎么样了?

  如果你在上学时是小混混,那么你所遇到的人,也都是小混混,就算这些小混混,有意想要拉你一把,他也没有那个实力。

  所以只有好好学习,努力学习知识,只有有知识的人,这样的人生才会有各种可能,也不能说,年轻时是小混混的人,长大后就注定发达不了,小混混逆袭的例子,真的是万中无一。

  总体来说:成年后,大部分混的一般,事实证明:早年的无知,是会付出代价的。我的同学,有的犯罪被毙了,有的作奸犯科进去了,有的干着劳力活,艰难度日,有些小有成绩,日子还不错……

  上学时候的表现很大程度上与孩子的家教有关,原生家庭的影响往往是终生的。也有一小部分人,被外界的事或物所诱惑,变成别人眼中的坏孩子,但随着年龄渐长,心智渐熟,加之家庭的正确引导,逐渐回归,这种孩子往往以后成功的概率也大。总之,家长们不应忽略任何孩子的成长过程,避免走上一条不归路!

  上高中时候的一校霸,我和他关系不错,经常一起玩,但我不是混子。后来高三学习紧张了,也不经常和他玩了,高考前一个月,他不上学了,也没有参加高考。后来就联系的少了。

  我工作两年后有一次回老家,在县城超市碰见他了,他在超市出口做保安。我很兴奋,感觉见到了老朋友,急忙给他打招呼,明显感觉到他有点不好意思,虽然还是一副上学时候“大哥”的模样,但脸上多了沧桑和自卑。

  些许寒暄后,我感觉他不怎么说话了,没有当年在学校的狂妄了,和他简单交流一下我进了超市。

  整个购物过程我都在想我们从学校到现在的变化。他本身生的人高马大,面容粗犷,在同龄人中明显压人一头的气势。在学校是无人敢惹,经常打架,全学校老师都认识他。而现在这副木纳的、少言寡语的、对出超市顾客做出弯腰伸手“您慢走”动作的老同学,我感慨万千。

  我想,他肯定后悔了!

  我上初一时,班上有个混混,现在过得真的不怎么样!

  那时候,他经常翘课,心思压根不在上学上。他会带着比他小的男生,躲在男厕所抽烟;也会欺负其他同学,背地里抢别人的零花钱,或者学习用品。

  被老师发现后,他俨然一副无所谓的样子。

  时间长了,他就成了同学中最不讨人喜欢,避之不及的人。老师也对他爱搭不理的,只要不在学校打架,欺负人就行。至于他的学习,老师压根不管。

  他几乎成了真空人———同学惹不起,老师不想管,父母管不了。

  后来,同学们都参加了中考。他没等初三毕业,就不上学,回家了。

  听说,他曾经在小型建筑工地上,做过运送砂浆的活,体力活,强度大,收入低。

  因为没好好读书,有技术含量,轻松些的事情,他也不会干。

  曾经有要学的心思,因为基础太差,他没有毅力,结果什么也没学到,只能临时打散工。

  他的经济状况是糟的一塌糊涂。

  到了适婚年龄,半天找不到合适的女朋友。

  好容易结婚了,女方不怎么通情达理,成天找他和他父母的茬。

  自己儿子收入低,生活条件没法跟邻里比,父母只能忍气吞声。有时候还得对女方低三下四说话,因为怕女方要离婚,儿子要打光棍。

  他呢,和女方吵架,有时候会动手,导致女方三天两头回娘家,孩子只能由他只由父母照顾。

  家里没有几件像样家具,更别说家电了。

  可想而知,这样的日子一直会持续,他的生活状况只能越来越糟。

  我前两天才思索了这个问题,逐个思索了每个人的去向后,豁然开朗,原来生活会教训不努力的人。

  这个可以答一下,正好认识这么一个人。

  

你上学时混黑社会的痞子同学现在都怎么样了?

  小学时的一个同班同学,一度还是关系很不错的朋友。从小就不是安分小孩,平时作业都是抄,暑假寒假作业抄都嫌麻烦,索性就不写了,开学交不上,就撒谎说忘在家里了。老师对付他的办法就是让他回家拿,又怕他路上跑出去玩,就安排一个班干部陪着他一起回去拿,而我就是被安排陪他一起去的那个人,所以说为啥当时关系还不错,就是那会儿打下的基础。

  到了他家作业自然是找不到的,他也很懊恼,说不应该说忘在家里了,应该想个别的办法。我说你有啥办法,他说可以把字数多的几页撕掉,只留下字数少的部分抄一抄,回头跟老师说发下来就没有那几页。或者一瓶墨水撒上去,被墨水覆盖的地方就不用写了,就说是作业都写了,最后一天不小心把墨水碰撒了。我问他那你为啥不用这几个理由,非说忘家里了,他说这几个理由之前都用过了。他编理由时自信淡定的样子我至今记忆犹新,真心是超出年龄的成熟。

  初中后不同班了,但是他的名气越来越大,因此我也还记得他不少事情。他发育的早,个子比别的男同学高出一块,因此手底下聚拢了一帮小弟,成天出去打架,截女同学,要么就找同学借钱去游戏厅,当然借了是从来不还的。其实现在想想也就这些事,太出格的也没有,但是难得是不管老师怎么说,家长怎么打,学校怎么罚,他都没有丝毫悔改,始终是我行我素。而且到初中后几年,其他男生普遍都发育起来了,大部分人个头都超过他了,他因为长的早,反倒不长了,成为了他那帮团伙里个头最矮的一个,但是大哥地位不变,每每看到的都是他一个小矮子领着一帮大高个出去搞事情,也是一道奇景。

  初中过后就没了联系,再次见到他是我大学毕业以后了。在外地漂了几年的我回到家长工作,一次出去吃烧烤,店里的老板娘居然是我初中的一个女同学,热情聊了几句之后她把老板叫了出来,竟然就是当年的那个校园大哥。大哥发福了不少,配上短粗的身材,俨然一个胖球,样子有几分滑稽,但是气度不减当年,依然是一副派头十足的样子。大哥在我身边坐下,招呼服务员搬出一箱啤酒,边喝边开始跟我叙旧。

  初中毕业后,他不愿意再上学,就偷渡去了日本做工,在那边干了几年攒了点钱,回到老家就买了一个出租车牌照,跑起了出租车。贵为大哥,总是出苦力是不会干的,几年出租车跑下来,他把我们那个小县城里的出租车资源给整合起来了,具体怎么整合的,他肯定是没说实话,总之后来就是全县的出租车司机都得听他的,路边随机接的单他一般不干预,但是涉及到要出城区跑远路的,必须他安排,他让谁谁跑就谁跑。

  整合好了资源,大哥自己也从出租车一线退了出来,开了这么一家烧烤店,出租车的资源把控住了,他的客源自然是不愁,而且收工之后的司机们也都跑到他这里来夜宵。

  至于老婆,用大哥的话说,那纯粹是因为爱情。那个女同学他上学时就看上了,也死缠烂打的追求过,无奈当时他学习也不好,形象也不好,人家理都不理他。后来女同学考上大学了,就更不可能考虑他了。可惜女同学命运不济,大学毕业找了个国企,经营惨淡,日子过得半死不活,女同学生活的十分不如意,而他那时已经是全城出租车司机的扛把子了。他一看,此消彼长,自己机会来了,就重新开始追求,女同学看他虽然还是在外面混,但是确实挺有钱,再联想当今社会能这么多年痴情一人的好男人也确实不多,就从了他。等到他开了烧烤店,索性也就让女同学把工作辞了,一心一意的帮他打理生意。

  这故事说的,也是将近十年前的事了。虽然大哥豪爽热情,多次邀请我喝酒,但是我工作也忙,而且毕竟不是一路人,平时联系的并不多。但是不直接联系,从其他同学那里,还是不间断的能够听到他的消息,比如说每年春天大樱桃下来了,想找人买点大樱桃,同学就会说你去找他,现在哪里哪里的大樱桃他一个人垄断了,你去找他,买的多他肯定给便宜,买的少他可能都不要你钱。或者想吃某种海鲜市场上不好买了,同学就会说你去找他,为啥最近买不到这种海鲜了,就是他联合一帮人给霸起来了,一般小贩根本拿不到货,你找他,他保准直接给你送到家,说不定还不要钱。要么就是最近几年ktv管的严,没啥花头了,有时候业务需要想带客户去个玩的开一点的ktv,同学也说你去找他,让他给你安排,啥都有……

  最近一次听到他的名字,是有一次我和一个同学出去,开车路过海边的一个楼盘,新开发的大平层,一平米两万多,面积最小的也是两百多平。我随口说了句这么贵的房子谁买的起,同学说出了他的名字…

  这就是他的故事,过的怎么样,我也不好说,世人评论吧,未完待续…

  我是教师,遇到的这种人比较多,也知道他们后来的发展情况,大概分为三种:1.家庭有背景的吃了公家饭,后来当了官。2.兄弟多有势力的当了村干部。3.家庭穷的坐了牢,有的连命都没了。

  我初中时的一个同学,从小家境好。父亲是县直机关的领导,母亲是供销社主任,家里有钱有势。他有两个姐,就他一个男孩,从小娇生惯养,吃的用的都是高档次。在学校不肯念书,经常打架斗殴,被学校处分、留校查看了几次。也由于爱成混,爱耍威风,早早就和社会上的混混拜弟兄交朋友,学生根本惹不起,在社会上很有名气。

  我们还上高中时,他就穿着工商局的制服上班了。我们见他和工商局的人员一道在集会上收管理费,气势不减当年的威风。我上中专时,他就结婚了,在县城最繁华的地方买了房子,大宴朋友和同学,出尽了风头。一般的家庭根本没法比,更不用说我们农村出身的家庭了。

  我工作后不久,听说他被机关开除了,原因是贪污了几万公款。但这完全不影响他的生活。同学们告我说,他有一把打麻将的好手,经常赢人,几万、十几万不在话下。当时我们的工资才几百块钱啊!这时他还是同学们眼中的英雄人物,同学们一有个事,他便是主角,说话办事很狂。

  后来,因他和外面的女人鬼混,和自己的妻子离了婚,一个男孩归了妻子。这时他的父亲已去世,母亲也改嫁,他成了孤家寡人。这时我们见了他,他还是很风光,给我们说他的风流韵事,如何大赌,第一次吸白面的感觉……

  再后来,他输完了所有的资产,把他家的老房子卖了、车也卖了。而且开始和同学们借钱,三千两千,三百五百,只要能借下,不分远近。2010年,竟突然打电话要和我借钱,要我资助他1000元。我没给,我是预先听了同学们的警告,说他在社会上赌的欠下许多人的钱了,根本还不了……

  现在,他失踪了几年了,听说他不在本地了。

  “货悖而入者,亦悖而出”,多行不义必自毙,古语说法丝毫不爽啊!!!

来源:文章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。本文由女装网编辑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!